北京亚太国礼文化传播中心

传播国礼文化 打造中国品牌

当前位置: 首页 > 艺术展厅 > 艺术介入替代空间,“一个美术馆”的“城/乡”实践
艺术展厅

艺术介入替代空间,“一个美术馆”的“城/乡”实践

时间:2019-05-05 10:42来源:艺术中国编辑:王洛锡点击量:207342

现场对谈嘉宾一起为“一个乡野美术馆”揭幕

5月1日下午,由艺术介入、乐领生活以及一个美术馆公共举办的论坛:艺术介入替代空间,“一个美术馆”的“城/乡”实践于艺术北京11号馆召开。本场论坛由艺术介入策划总监段少锋主持,邀请了中央美院版画系副主任、教授杨宏伟,著名作家、诗人、媒体人胡赳赳,一个美术馆创始人大漠,以及乐领副总裁汤爱民就论坛话题进行了分享。

一个美术馆创始人大漠

论坛的开始首先由一个美术馆创始人大漠就“一个美术馆”的源起进行了介绍。2017年的北京从一个大拆大建的时代来到了一个旧城改造的时代,基于对艺术社会化职能与公共空间的思考,一个美术馆以游击美术馆的形式和改善城市生活空间的动因,出现在不同的公共空间和群体之中。相较于传统的美术馆与博物馆,“一个美术馆”灵活的形式将艺术辐射到更为多元城市空间的同时,内容具备了公共教育的职能与属性,力图把好的文化艺术内容带到更大的公共空间当中,从不同的角度完成大众与艺术,大众与美术馆之间的衔接。

在过去的3年,一个美术馆先后在方家胡同46号院、中粮·置地广场等城市公共空间策划了多场不同形式、场域限定的展览和论坛,邀请了崔灿灿、丁圆、柯卫、欧阳江河、琴嘎、苏阳、隋建国、徐冰、西川、赵力、庄惟敏(字母顺序)等众多具有使命感的城市规划学者、景观建筑设计师、艺术家、策展人等行业专家和领域带头人一同探索着艺术在公共空间中体现出的多元属性、美学价值及社会化功能。一个美术馆为改善城市生活而生,它的未来发展需要聚集各方的力量。而“一个美术馆”长期以来的践行与努力不仅仅是力图弥合社会发展来给人们生活带来的裂痕,更有当代艺术与大众之间的本不应存在的鸿沟,以求为艺术当今的表达提供土壤。

未来在旗山艺术计划中,“一个乡野美术馆”的启动意味着除了都市中的践行之外,“一个美术馆”将沿着晏阳初、梁漱溟的脚步,进一步尝试进行与山水人文、大地自然、村落风俗相结合的艺术实践。希望在未来一个乡野美术馆能够成为当地文化的枢纽。结合乡村的山水人文已有的条件,设计以大地、山川、农舍、村庄为艺术内容的动线和载体来实现乡村活化。而一个乡野美术馆正在践行的工作并不是宏大叙事,而是去做具体而有力的内容,让当地环境有所提升的同时,能够实际地提高当地居民的收入。

策展人段少锋介绍山神庙所在位置

旗山艺术计划的策展人段少锋则着重介绍了本此“以郭熙为师-林泉高致”的展览内容。其中山神庙的绘制则是将蔡元培“美育代宗教”这一理念发挥应用的典型。空灵山上的山神庙里供奉着作为本地成仙的七星君造像:七位异性兄弟为邻里路人行善,后来被观音菩萨渡化成佛的民间传说。而这里建筑则因年久失修变得破败不堪,一个乡野美术馆首先选择了于此进行艺术介入。

南街9号美术社-董丹丹、宋禹杭结合当地传说为墙面进行修复

在“一个乡野美术馆”创始人大漠看来,所谓的乡村活化实则是人心的活化。目前的乡村现状空心化现象严重,艺术在这样的社会现象面前提供了一种连结亲情、乡情与文人情怀的纽带,山神庙的重绘无疑也为当地的公共教育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基础。艺术内容的注入力图为当地居民打开另一种看世界的窗口,用一种软性的力量培养人们理解世界的能力。一个乡野美术馆以艺术为触点,对村民精神生活起到链接与激活的作用。

山神庙旁边的旧厨房在未来将会变成展厅,厨房里的带着岁月包浆的老灶台被原貌保留。有关当地文化风俗以及相关的文献将变成固定展陈,未来还会继续邀请艺术家进行驻地创作,进一步对乡村的人文环境进行优化,以艺术为触点让游客与当地居民形成良性交流。

乐领副总裁汤爱民

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成熟艺术项目离不开各方的协同努力。从村民、艺术家、学者到项目的组织者、实施者、运营者,环环相扣相互促进。乐领副总裁汤爱民先生作为旗山的运营者之一,在随后的对谈部分分享到,这里的庄园运营不是把房子买下来,或者全部租下来,然后把村民赶走,干干净净的样子;也不是改建‘1/2栋民宿’,而是要为这个在城市化浪潮中严重失血濒于空心的村落注入重新发展的活力。不管是谁的家,包括危房,整个村落统一规划,村落光影、街道布局、建筑立面、甚至下水道等都统一处理。最重要的是,想留的村民可以留下来,这里,村民还是主人,还能分享房屋、土地、农产品在改造升级后的利益增值。

著名作家、诗人、媒体人胡赳赳

乡村建设到了今天,无论是冠以加强、保护还是发展,都体现出了城市与乡村间不可回避的伤痕。艺术乡建作为其中的一种,充满了艺术家对于归园田居的浪漫想象和理想主义热忱。今年正值“五四新文化运动100周年”,著名作家、诗人、媒体人胡赳赳长时间从事文化研究,在论坛中回顾了就以晏阳初、梁漱溟为代表的乡建运动与如今的乡建热潮进行了对比。

他总结道:一个地方建设最难的不是房子盖起来,因为有了现代化以后,盖房子变得容易了,真正难的是能让人进来,让所有人的理念能够统一。这就涉及到乡村活化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就是如何赋予乡村活化一个灵魂。这个灵魂不是某一、两个人能够推动的,这个灵魂是要这个时代有一种趋势,这种趋势是大家都有这种意识,这样它就有高渗透性。这时乡村活化往往可能会成功。

中央美院版画系副主任、教授杨宏伟先生

此次旗山计划首展的参展艺术家中央美院版画系副主任、教授杨宏伟先生从艺术家的角度,以古元先生为例,与大家分享艺术作为一种乡建形式,在乡村实际践行时村民与知识分子间交流的问题与借鉴意义。当艺术植入到乡村的时候,存在着审美习惯上的不同。要求无论是艺术家以及项目项目组织者,避免一厢情愿的满足个人知识分子的想象,而是为乡村筹划切实有效的内容机制。

论坛的最后主持人段少锋邀请现场对谈嘉宾一起上台揭幕,“一个乡野美术馆”正式发布。梁漱溟于晚年曾言:“我生有涯愿无尽,心期填海力移山。”这句话凝结了他作为儒者为农民四处奔走,为建设奋力呼吁的行动家的身影。当今乡村建设的现状和症结需要每个相关从业者进行深思、探索和不断的尝试。

平民教育家晏阳初曾大力号召知识分子“走出象牙塔,住进泥巴屋”。而“一个乡野美术馆”的乡建活动在未来也需要更多的艺术家,建筑师,设计师,文化学者等志同道合人士的关注并参与其中!“一个乡野美术馆”的诞生愿在未来为大家提供更多的想象和期待的空间,将乡村振兴从细节做起。


责任编辑:王洛锡

国礼艺术家查询

姓名

证件编号

国礼产品查询

产品名称

证件编号

工作人员查询

人员姓名

证件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