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亚太国礼文化传播中心

传播国礼文化 打造中国品牌

当前位置: 首页 > 艺术展厅 > 艺术界“奥斯卡”巨额亏损后,新策展人又大爆冷门!
艺术展厅

艺术界“奥斯卡”巨额亏损后,新策展人又大爆冷门!

时间:2019-03-02 09:41来源:艺术中国编辑:王洛锡点击量:224604

Lady Gaga在奥斯卡走红毯

Lady Gaga奥斯卡得奖

第91届奥斯卡落下帷幕,《绿皮书》和《罗马》的纠葛也尘埃落定,各大奖项都找到了归属。除了Lady Gaga得奖和脖子上价值一栋别墅的项链,似乎今年的奥斯卡没有什么悬念和爆点。

蒂凡尼价值超过3000万美元的项链

而艺术界的奥斯卡,每五年才举办一次的卡塞尔文献展(Kassel Documenta)则是频频惹出争议。上一届亏损760万欧元让政府买单的风波尚未平息,刚刚宣布的东南亚策展人更是大爆冷门。

卡塞尔文献展新闻发布会现场

印度尼西亚艺术团体 ruangrupa

德国卡塞尔文献展委员会宣布,已选定印度尼西亚艺术团体 ruangrupa为2022年第十五届文献展策展,并担任艺术总监。文献展将于2022年6月18日展出至9月25日,这一为期100天的艺术盛会也有着“100天博物馆”的称号,与威尼斯双年展(La Biennale di Venezia)、巴西圣保罗双年展(Sao Paulo Art Biennial)并立为世界三大艺术展。

弗里德里齐阿鲁门博物馆,1955年

版权归属文献展资料馆,君特•贝克

卡塞尔文献展(Kassel Documenta)自1955年创立以来,至今已举办了十四届。这也标志着在漫长的60年间,卡塞尔文献展首次启用艺术家而不是专业策展人来进行策展,也是首次采用团体而非个人来进行策展,更是首次接纳了来自东南亚的策展力量。

第十一届文献展,“巴塔耶纪念碑”的概念稿 托马斯・赫尔施宏 2002年

版权归属文献展资料馆(卡塞尔市永久借予)

卡塞尔文献展的策展工作可以说是所有策展人梦寐以求的,对于其策展生涯来说可谓是辉煌的一笔,对于以后的策展工作可以说有着深远的影响。至今,除了出身尼日利亚的奥科维·恩维佐(Okwui Enwezor)策划了第十一届文献展,卡塞尔文献展的策展人都来自欧美。

第十届文献展,弗朗茨•魏斯特作品“文献展椅子”,1997年

版权归属文献展资料馆,迪特•施维特勒

第十二届文献展,萨尼娅•伊维克维奇作品“罂粟田”

版权归属文献展资料馆,理查德•卡西维茨

第十三届文献展,“白做园”

版权归属文献展资料馆(卡塞尔市永久借予)

其中只有三位女策展人,分别为第十届的凯瑟琳•戴维德(Catherine David),第十二届的联合策展人露丝·诺亚克(Ruth Noack),以及第十三届的卡洛琳·克里斯托夫-巴卡捷夫(Carolyn Christov-Bakargiev)。

ruangrupa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参展作品“Every Time a Ear di Soun

来自印尼艺术团体的魔力

ruangrupa和卡塞尔的文献展的缘分可不仅从这一次当策展人开始的。早在上一届文献展,他们就曾以作品“Every Time a Ear di Soun”参与其中,这是一个为文献展创建的国际网络电台。

ruangrupa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参展作品“Every Time a Ear di Soun

ruangrupa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参展作品“Every Time a Ear di Soun

ruangrupa大致可译为 “一个艺术空间” 或者 “一种空间形式”。ruangrupa 成立于2000,由6个雅加达艺术学院毕业生建立,是一个非盈利当代艺术团体。这一艺术团体成立之初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对艺术市场的批判,另一个是对当时艺术机构的批判。他们认为艺术不应该只是关于生产商品,也应该追寻和生产知识。

ruangrupa团体的成员

目前ruangrupa有10位核心成员,分别是Farid Rakun、Ade Darmawan、Ajeng Nurul Aini、Daniella Fitria、Praptono Indra Ameng、Iswanto Hartono、Julia Sarisetiati、Mirwan Andan、Narpati Awangga和Reza Afisina。ruangrupa在雅加达南部地区有一个非盈利艺术空间,经常策划和参加艺术展览、艺术节、艺术实验、工作坊,出版印刷品及制作电台广播栏目等。

ruangrupa团体的成员

ruangrupa早期写了很多关于批判雅加达的文章,他们批判雅加达这个城市因过度关注商业活动而失去了社会功能。在他们的作品中也经常会体现这一社会批判性,视觉艺术与城市文化也是他们作品中重要的主题。

团体中的成员互相之间会分享想法和观念,自己独立的艺术项目也会受到团体的影响,但在一起合作时彼此之间也是独立的个体。ruangrupa 成员曾在采访中谈到:“我们的艺术团体中不止是艺术家,大家同时还有别的身份和职业如历史学者、视频制作人、电影制作人、表演艺术家、平面设计师、摄影师、作家、研究人员、音乐活动家和建筑师等等。”

ruangrupa策展的印尼影像艺术节 印尼国家美术馆 雅加达 2005年7月17到31日

ruangrupa策展的印尼影像艺术节 印尼国家美术馆 雅加达 2005年7月17到31日

来自不同学科领域的人有着多样化的文化背景,ruangrupa的艺术作品或者艺术项目也带有这一艺术团体鲜明的特点。ruangrupa的作品有着明亮多彩的美感,忠实于本土智慧,用多种多样的艺术媒介表现他们对于社会问题带有强烈感情色彩的评论,与此同时以轻松和幽默的方式来进行呈现。

印尼影像艺术节作品

印尼影像艺术节作品

在印尼,ruangrupa策划并参与了很多艺术活动。包括 “好吧,影像——印尼媒体艺术节”(OK. Video – Indonesia Media Arts Festival),这一艺术节2017年的议题是食物与农业的可持续性。从2004年开始Ruangrupa组织举办了“雅加达32°C”双年展,参展的主要艺术家来自雅加达的艺术生,双年展中包括工作坊、演讲、讨论、电影放映以及艺术展览等等。2015年,ruangrupa和serrum联合其他四家印尼艺术团体在雅加达市中心建立了一个名为“生态系统”(Gudang Sarinah Ekosistem,简称GSE)的空间,共同管理,共享资源。

印尼影像艺术节作品

因为Ruangrupa成立之初时成员都还是学生,因此早期的活动围绕学生展开。他们也总在讨论艺术教育的欠缺问题,因此经常思考怎样在现有艺术教育体制之外进行补充教育,很多他们策划的艺术活动都是针对这一问题的努力和实践。“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艺术活动让艺术家和大众更多的接触这座城市,关注社会问题,拓宽视野,让雅加达变得更加美好。我们也希望Ruangrupa作品也好还是艺术项目也好不仅能成为跨学科的实践,也能成为社会实践。”

ruangrupa策展的“好吧,影像——印尼媒体艺术节”印尼国家美术馆 雅加达

ruangrupa的国际策展经验

ruangrupa的国际策展经验相当丰富,他们持续关注当代城市问题及全球合作。如2016年他们为荷兰阿纳姆城市艺术项目Sonsbeek策划主题展“TRANSaction”;也曾发起了一个针对创造性合作者的教育和网络工作计划GUDSKUL,在这一公共学习空间中培养和拓展人们对于集体价值如平等、团结和友谊等理念的理解。

ruangrupa在2015年1月到达荷兰阿纳姆策划主题展“TRANSaction”

作为艺术家团体,ruangrupa曾于2018年参加法国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的“Cosmopolis”双年展,在2018年及2002年参加韩国光州双年展(Gwangju Biennale),并于2017年参加卡塞尔文献展。也参加了2016日本爱知三年展(Aichi Triennale)、2014圣保罗双年展(São Paulo Biennale)、2012亚太当代艺术三年展(Asia Pacific Triennial of Contemporary Art)、2011新加坡双年展(Singapore Biennale),和2005伊斯坦布尔双年展(Istanbul Biennale)等。

ruangrupa2002年参加韩国光州双年展

无论是艺术实践和策展还是运营管理,集体主义都是印尼艺术团体一大特色。Ruangrupa认为参加国际策展项目可以和一些经验丰富的团体学习交流,互相分享遇到的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以集体主义的方式进行思考,不仅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会考虑自己,也会考虑他人。也能彼此分享资金、设备等等一切资源,让艺术生态系统良性发展。

ruangrupa参加2016日本爱知三年展

ruangrupa作品 2016日本爱知三年展

在谈到集体主义时,Ruangrupa在一次对谈中提到:“在1998年之前的苏哈托政权时代,我们完全无法集会。如果不是一家人的集会超过五人,国家就有权来质问或拘留你。苏哈托政权解体之后,就像一个反弹,我们大肆庆祝集会,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印尼现在这么多艺术团体。”

印尼艺术团体ruangrupa与中国

“Toko Pura-Pura”店铺 2016亚洲艺术文献库 香港

其实印尼艺术团体ruangrupa对于中国来说也并不陌生,他们曾在2016年应亚洲艺术文献库邀请,利用新旧文献在香港开设店铺,并与香港艺术家、音乐家、设计师以及不同企划携手合作,建构一个知识和意念交汇的交易空间。

店铺名为“Toko Pura-Pura”,是“toko rupa-rupa”的双关语,后者是印佣在香港购买日常用品的杂货店。这一店铺同时也是一个实验空间,以亚洲艺术文献库为切入点,试图将ruangrupa的理念应用于香港的都市情境之中。

ruangrupa到的艺术项目

2017年在亚洲艺术双年展中,ruangrupa在台中的国立台湾美术馆做了“知识市集”。在访谈中ruangrupa说道:“台中的双年展为期五个月,每月都有活动,我们只有第一个月在现场,后面的都是美术馆自己做。所以整个项目已经是被‘策展’过的了。而且主办方那边想要控制局面,我们没法控制。”

ruangrupa和serrum在广州黄边站交流 摄影:冯俊华

2018年1月25到29日期间, ruangrupa和serrum的成员farid rakun及JJ Adibrata受深港城市建筑双年展(UABB)特别项目“交通站”和广州黄边站的联合邀请来到广州和深圳交流。ruangrupa 的“知识市集”(Pasar llmu)工作坊来到了广州UABB罗湖分会场的“临时艺术社区”。

ruangrupa和serrum在广州上阳台和朋友们一起做印尼菜 摄影:刘菂

“知识市集”是以非正式课堂上的知识互补学习为目标的交流活动,每场历时一小时,有10-20位不同年龄和社会背景的参与者,交流内容完全由参与者自己决定。作为一种艺术实践方式,“知识市集”曾于印尼、泰国、日本、台湾等地举办。

观念的冲突

在与来自世界各地的策展人和艺术家工作交流后,ruangrupa发现大家做事情的方式完全不同。ruangrupa 表示:“在欧洲,人们习惯于有把所有事物都变成知识或科学。把一切都本质化,以便于去学习。比如出去玩儿他们也会研究‘怎么出去玩’(how to hang out)。直到现在他们也不明白,有些事情并不是普遍性的知识,而是一种做事方式(know-how),是需要因地制宜顺其自然的。”

ruangrupa艺术团体

受西方近二百年的现代化进程影响,欧洲人认为在一定的规则下,个体才是自由的,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这点上德国人更甚,他们从事情一开始就把规则设定好了,而且绝对不能改。

ruangrupa 提到:“但我们不太相信‘规则’。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从来不相信国家。一切官方的,我们都怀疑。媒体报道,我们也有不同的解读。在印尼,如果你还相信规则这一套,就不可能成为我们这样的艺术团体。所以当德国人当和我们这样的人打交道时,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因为我们从一开始把规则定得很松,因为我们知道会有很多即兴成分。这么做当然可能会失败,但也有可能大获成功。”

ruangrupa2009年在雅加达策划的“孤独集市”(Lonely Market)活动

因此对于非策展专业出身的艺术团体ruangrupa来说,他们在策划艺术展览和艺术节时就有了天然的优势。作为艺术家他们能够更好的理解参展的艺术家和作品,并且能够脱离以往策展的教条和框架。他们认为“这些艺术项目和策展项目也成为了我们艺术的一部分。”

Ruangrupa策划的活动现场

虽然最近Ruangrupa 刚刚搬到6000平方米的新艺术空间,但他们并没有成立美术馆或者是艺术机构的想法。因为他们觉得艺术应该是自由的,不应该被局限。有一天或许Ruangrupa 连这个艺术空间都没有了,但只要有人还坚持他们的理念,那么或许Ruangrupa会无处不在。他们更致力于去建立一个良好的艺术生态系统,让艺术家、音乐家、电影制片人等等所有人都有良好的集体生存空间。

第十五届卡塞尔文献展新闻发布会

第十五届卡塞尔文献展委员会代表Elvira Dyangani Ose 和Philippe Pirotte在新闻发布会上谈到:“我们一致决定任命ruangrupa担任第十五届卡塞尔文献展的策展人,是因为他们展示出了吸引多样化群体的能力,不仅能吸引那些纯艺术领域的观众们,还能得到当地人的认可和参与。” Pirotte还称赞这一团体“不仅有着简单的立场,还富有幽默感。”

Ruangrupa成员 Farid Rakun 和 Ade Darmawan在发布会上

Ruangrupa策划的活动现场

Ruangrupa也在一直打破策展常规,用多样化的方式吸引更多的观众,如用电子邮件、网络电台、杂志、社交媒体等等来接触更广泛的人群。“在雅加达的1500万人中又有多少人会去那些有名的画廊呢?而来ruangrupa艺术空间的人们都是对这里的活动本身很感兴趣,这些活动又与他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这样就会吸引不止艺术家们,还会吸引媒体、设计、音乐、建筑等等领域的人,可以说凡是那些能够开放思考的有创造力的人都很容易被我们吸引。”可见文献展委员会看中的正是这一点,或许正需要这样的人才来为卡塞尔吸引更多更广发的观众前来参观。

卡塞尔文献展主展馆弗里德利希阿鲁门博物馆

东南亚“吸粉体质”能带来新的转机吗?

德国柏林自由大学克劳斯·西本哈尔教授接受采访艺术中国采访

早在2017年,于现场接受艺术中国采访时,德国柏林自由大学文化与媒体管理学院的院长克劳斯·西本哈尔(Klaus Siebenhaar)教授就发出了批判的声音,他表示:本届文献展很有政治色彩,很多作品都探讨了社会以及政治问题。但更像是一种政治宣言,而不是在展示一流的艺术作品。果然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引发了无数的讨论和争议。第十四届文献展的策展人亚当·希姆奇克(Adam Szymczyk)可谓是信心满满却又铩羽而归。

策展人亚当•希姆奇克(Adam Szymczyk)在第十四届文献展开幕式现场

亚当·希姆奇克(Adam Szymczyk)曾抱怨卡塞尔市的基础设施无法接待日益增长的游客数量,并且策展总预算3700万欧元根本不够。这一预算其中一半来自于德国的财政税收的支持,另一半来自在卡塞尔和雅典部分收费展览门票收入、私人捐赠和企业赞助。在2017年文献展共吸引了来自全世界891500 人次游客前往卡塞尔,以及330,000 人次前往雅典。

《书之帕特农神庙》阿根廷艺术家玛塔·米努欣(Marta Minujín) 2017年

《书之帕特农神庙》阿根廷艺术家玛塔·米努欣接受艺术中国采访

既然向深陷债务危机的希腊学习不能拯救文献展,那么委员会转而将目光转向更加冷门的东南亚地区,试图借着东风来让文献展更上一层楼又是可行的吗?

刚才已经提到ruangrupa作为一个有十几年经验的艺术团体,其创作的艺术作品和策划的艺术活动都是相当成熟和引人注目的。此外,他们在策划国际展览活动方面也有着不俗的成绩,并且相当擅长吸引广泛的观众群体,也就是俗称的“吸粉体质”。这样看来文献展委员会选定ruangrupa来执掌下一届文献展也是经过相当深思熟虑的。

《呼气运动》 罗马尼亚艺术家丹尼尔·克诺尔(Daniel Knorr)2017年

艺术中国深入《呼气运动》作品现场 卡塞尔文献展主展馆弗里德利希阿鲁门博物馆塔顶

国礼艺术家查询

姓名

证件编号

国礼产品查询

产品名称

证件编号

工作人员查询

人员姓名

证件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