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亚太国礼文化传播中心

传播国礼文化 打造中国品牌

当前位置: 首页 > 特别关注 >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 我国大型水电工程建设的历史性跨越
特别关注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 我国大型水电工程建设的历史性跨越

时间:2021-11-23 10:17来源:央视网编辑:李明明点击量:18612

白鹤滩水电站位于云南和四川交界的金沙江干流上,是当今世界在建的规模最大、技术难度最高的水电工程。2021年6月28日,白鹤滩水电站首批机组正式投产发电,创造了六项世界第一,标志着我国大型水电工程建设完成了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历史性跨越。就在11月19日,白鹤滩水电站4号机组投产发电,至此,这个水电站近三分之一的机组已经投产,累计发电量突破了100亿千瓦时,长江干流成了名副其实的世界最大清洁能源走廊。其实早在60年前,白鹤滩水电站的规划勘探就已经开始了,在它的身上,承载了中国水电人60多年的梦想。习近平总书记在给白鹤滩水电站建设者的贺信中说:这充分说明,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新时代是奋斗出来的。

启梦

中国电建集团昆明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退休职工蔡兴楷说:“我叫蔡兴楷,今年84岁了,是1959年9月份去的白鹤滩。”

1958年,国家计划在白鹤滩兴建特大型水电站。

蔡兴楷说:“说到白鹤滩,首先要说到张冲,他是抗日爱国将领,参加过台儿庄战役,解放后是云南省副省长,一直关心支持云南的水电事业。”

1959年,首批300多名水电勘测队员进驻白鹤滩。

蔡兴楷说:“白鹤滩那时候是一块蛮荒之地,什么都没有,村庄也没有,种不了蔬菜,就是外面运来的经过水榨了晒干了的一种当地叫作干拌菜,拿来水发了以后拿水煮煮,但是由于没有油水吃不饱,经常都是半饥饿状态。”

300多人,近五年的时间,为了选择坝址,勘探地质结构,炮钎、大锤在山壁上凿洞,湍急河流中打孔。

蔡兴楷说:“两条船拼起来,中间架上钻机。结果1963年洪水猛涨,船像箭一样向白鹤滩下游冲去,结果一个年轻学徒工就牺牲了,仅有20岁,非常年轻。当时给他开追悼会,他又没有照片,我给他画了一幅放大的铅笔画,给他挂在灵堂上。”

一段为了梦想艰苦奋斗的岁月。

蔡兴楷说:“这个期间我就跟我们队上的医生何绿清结了婚,后来又生了子。”

蔡兴楷说:“张冲多次考察金沙江,我们就给他准备雨衣那些,(他说)不要不要,你给我找一条昭通那一带农民放羊的皮毡,又可遮风又可挡雨,晚上山洞里面一蹲就行了,不要那么复杂。你说他,他那时候他是副省长,六七十岁的人悬崖绝壁照样爬,这样一种心情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直到1964年……

蔡兴楷说:“一个是国家的经济实力,再一个这样大的电站我们是没有能力那个时候开发得了的,只是人们的一种梦想,这种梦想也是美好的,我认为有梦才会去追逐。当年300多(人进去),现在健在的不会超过30个。”

1980年,张冲去世,按照遗愿,把他的骨灰撒在了金沙江。

蔡兴楷说:“直到张老去世,金沙江上所有梯级(电站)还没有一座建成的,这是他人生很大的遗憾。”

1991年,华东勘测设计研究院承担了白鹤滩水电站勘测任务。

逐梦

中国电建集团华东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徐建荣说:“白鹤滩水电站如果在我们手里化为现实,那是一辈子最大的成就。”

徐建荣说:“我叫徐建荣,是白鹤滩水电站的设计总工程师。”

从1991年项目再次启动到2021年建成,漫长的30年……

徐建荣说:“这种巨型电站的建设,它牵涉的面牵涉的内容非常广,工作量也非常巨大。”

历经10多年研究,46100立方米每秒,抵御万年一遇的洪水。10年论证,地震烈度Ⅷ度,世界最高的300米级高拱坝抗震参数。7年部署,39个乡镇,10万多库区移民安置,环保、蓄水、拦沙、航运、发电……每一项都历经审慎再审慎更审慎地反复研究。迄今为止,世界上综合技术难度最高的水电站。

徐建荣说:“在可行性研究阶段,在我们枢纽区就打20万米的钻孔,河床每25米就要打一个孔,打了5.5万米的平硐,50米见方打一条硐,这个勘探工作量是很少有的,很少见的。”

在勘测设计阶段,要穷尽所有可能出现的重大地质隐患。

徐建荣说:“2007年,在左岸山体106米深度里面,打到有几条20米宽的缝,裂缝,完整山体里有裂缝对工程有重大影响。所以说在可行性研究的中期,枢纽布置的过程中,我们对大坝的位置进行了调整,所以我们把原来拟定的位置向前移了200米。”

都是难题中的难题,都需要提前攻克。

徐建荣说:“像白鹤滩这个坝有1650万吨的荷载,需要通过两岸山体来承担,所以说对山体岩体质量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我们现在看到的坝址岩石叫柱状节理玄武岩,它这种岩石你不去不碰它可以,完整性很好,但是你应力解除它了以后,它特别容易松驰掉,用这种岩石作为拱坝基础世界上还没有过,白鹤滩是第一个。”

责任重于泰山。

徐建荣说:“在前期把所有碰到的重大问题加以彻底地解决,是对整个工程的一种负责任的态度。”

穷尽了所有可能出现的问题,仍然会有新的问题出现。

徐建荣说:“2014年年底左岸坝基变形问题,2017年右岸厂房的变形问题,我们前面做了这么多工作还是没有把它认知到,这时候心理压力是非常重大的。是什么原因发生的,如何解决现场的技术难题,确实是一种煎熬。重大风险消除了,重大的技术难题解决了,工程也接近尾声了。”

从风华正茂到两鬓斑白,近20年,夜以继日,年复一年,只为追逐心中的梦想。

徐建荣说:“这个是水电人的一种奉献,因为水电工程都在深山老林里面,长年的分居是这个常态。也是追逐梦想的一种付出吧。”

圆梦

白鹤滩水电站泄洪试验,最大泄洪量每秒42348立方米,6分钟即可灌满整个西湖。

三峡集团白鹤滩工程建设部主任汪志林说:“一个孔一小时就泄了1200万方的水。”

汪志林说:“我叫汪志林,今年58岁了。这一辈子一共干了世界第一(三峡)、第二(白鹤滩)、第四(溪洛渡)三个大电站,所以这个电站干完就退休了。”

2006年5月,三峡大坝全线修建成功,投产后年发电量世界第一。

汪志林说:“三峡的时候,当时的水平也只能仅仅是说跟欧美发达国家修水电的水平相当,并不是处于领先的地位。”

从185米的三峡大坝到289米的白鹤滩大坝,这104米是质的飞跃。

汪志林说:“从解放开始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的话,基本上是处于跟跑阶段,到了现在,我们的水电不光是领跑,可能是遥遥领先了已经到了这个阶段。”

一个精密而庞大的系统工程,白鹤滩水电站实现了多项世界领先。

汪志林说:“金沙江地形就是一个高山峡谷地形,实际上我们在两边山体挖空了38%。从地面到房顶高29米左右,下面还有50多米,因为整个(开挖)高度是88.7米,我们的16台机组,我们的百万千瓦机组全部在山体里面。”

400多条纵横交错的洞室,总长度217公里。一个庞大的地下宫殿,地下洞室群规模、圆筒式尾水调压井规模、无压泄洪洞群规模世界第一。

汪志林说:“三峡之前,我们国家制造的机组最高水平也就32万千瓦,三峡70万千瓦的机组都是引进的,我们现在100万千瓦机组全部国产化了。”

单机容量百万千瓦机组世界独一无二,总装机容量1600万千瓦,世界第二,仅次于三峡工程。

汪志林说:“那不光是你的设计是国产的,制造是国产的,材料是全国产化的,安装队伍全都是我们自己的,这都是经过这几十年以来水电行业艰苦奋斗、艰苦创业的结果。”

精益求精,不断超越自己。

汪志林说:“我们这个(转子高度)20米,重3000多吨的转动部分,转起来以后稳定性非常好,我们的转动部分的整体摆动幅度小于我们的一根头发丝,就是0.01毫米。”

62年,几代水电人,为了今天梦想的实现。

蔡兴楷说:“壮观吧,非常壮观,再往下游走两公里多就是(60年前)你出生的地方,(当年)勘测队员住的地方。”

蔡兴楷儿子说:“感谢你和我妈,你们因白鹤滩结缘,在这里生了我。没有国家的强大,这个电站是建不起来的。”

2021年6月28日,白鹤滩水电站首批机组正式投产发电,习近平总书记在贺信中说:这充分说明,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新时代是奋斗出来的。

汪志林说:“总书记的嘱托,对我们全体水电人既是一个鼓励,也是鞭策。中国水电技术可开发的装机大概在近7亿千瓦,到了2060年,我们的水电装机要达到5亿千瓦,水电为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还有很多工作可以做。”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责任编辑:李明明

国礼艺术家查询

姓名

证件编号

国礼产品查询

产品名称

证件编号

工作人员查询

人员姓名

证件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