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亚太国礼文化传播中心

传播国礼文化 打造中国品牌

当前位置: 首页 > 特别关注 > 多地外卖柜面向骑手收取服务费引争议
特别关注

多地外卖柜面向骑手收取服务费引争议

时间:2023-09-15 09:41来源:工人日报编辑:李明明点击量:249345

该不该收?向谁收?怎么收?骑手、顾客、平台等各方意见不一

多地外卖柜面向骑手收取服务费引争议

受访学者表示,应区分具体场景,细化外卖柜的使用和收费标准

阅读提示

近日,全国多地的外卖柜开始面向骑手收取服务费。与几年前的“免费使用”和去年的“试点收费”不同,此次收费范围更广、覆盖城市更多。针对这笔费用该不该收、向谁收、怎么收等问题,各方意见并不一致。受访学者认为,外卖柜商业模式运营至少涉及四方利益主体,应区分具体场景、细化外卖柜的使用和收费标准。

“本月24日起,北京市的部分外卖柜,存放配送订单需支付服务费每单0.45元……”外卖骑手张某斌清晰地记得,那是7月中旬的一天,正在用餐高峰期送单的他,突然在派单软件上收到了这则通知,“当时骑着车子,心里直发慌,一个月又得少收入几百元。”

“最开始外卖柜是不收费的,后来叫我们骑手自己掏钱。”老家河南周口的张某斌在北京做骑手已有5年。记者调查发现,近期,深圳、上海、北京等全国多地的外卖柜开始向外卖骑手收取服务费,不同于几年前的“免费使用”和去年的“试点收费”,此次外卖柜收费范围更为普遍,覆盖多个城市及外卖平台,呈现出“由点到面”的趋势。

外卖柜给骑手和顾客带来了哪些改变?这笔服务费到底该不该收?由骑手承担费用是否合理?如何在平衡各方利益的同时,促进外卖柜的合理使用与长远发展?《工人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外卖柜使用率有差异

外卖柜是近年来为解决外卖配送“最后100米”难题而推广的“智能取餐柜”,被广泛应用于写字楼、公寓、医院、高校等封闭性较高、送餐环境复杂的场景。每个外卖柜配有数十个可扫码的柜格,外卖骑手扫码解锁柜格存放外卖,再由顾客输入验证码取餐。

近日,记者走访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街的某写字楼一层,门禁刷卡口旁设有一处42个柜格的外卖柜。据记者现场统计,在12时~13时的一小时内,共有100多单外卖被存取于外卖柜,仅有7单是由顾客直接从外卖员手中取餐。“一到中午柜子就塞满了,有时候还放不下。”该写字楼的物业工作人员说。

“好多单子都是送到同一个地方,有柜子的话能同时送达,也不耽误跑下一单。”外卖骑手杨师傅说,“大楼中午电梯不够用,只让坐货梯,一趟七八分钟都下不来,每回都超时扣钱,还不如花点钱存柜子。”

“放外卖柜很安全,起码不会丢。”在该写字楼上班的刘女士表示,外卖柜带来了一定便利,“有急事或者开会时,能晚会儿下来取。”

但是,也有部分外卖柜的周转率并不高。在位于北京市通州区的某公寓大厅内,记者看到,只有零星几单外卖存放在柜子中,多数餐品被放置于旁边的地面。

“咋会舍得放,一单才赚2.5元,一个柜子收0.5元!”来此送奶茶的外卖骑手王师傅摇了摇头,“小公寓单子少,我们很多人都不放柜子。”

谁该为服务费买单

一笔又一笔的服务费,对于外卖骑手意味着什么?

“一单按0.45元算,我8月差不多给柜子交了300多元。”外卖柜开始收费后,张某斌一个月少挣的钱约等于他近一周的房租。

不同于全职担任专送骑手的张某斌,28岁的小凯曾是一名兼职众包骑手,平日在餐馆当服务员,空闲时会“抢几笔好单子”。在得知北京的外卖柜开始收费后,小凯犹豫再三,最终放弃了这份兼职。

“一单配送费3元,外卖柜收0.45元,租电动车电池1天10元,车坏了还要修,跑几个单最后倒贴钱。”小凯无奈地说。

记者了解到,不同城市、平台的外卖柜收费标准略有浮动,骑手存放1单的价格总体在0.3元~0.6元之间。此外,有外卖平台推出了服务费积分和月卡制度,骑手可以充值、预存外卖柜服务费,“积分抵扣会便宜点儿,但并不多。”张某斌说。

值得注意的是,在外卖柜服务费高低之外,引起争议的另一焦点在于——谁该为此买单?

“为啥给平台打工,还要给平台交钱?”张某斌作为专送骑手,与平台签订了协议并接受集中培训,在他看来,使用外卖柜应该免费或者由平台承担费用。而一位众包骑手则认为,“有柜子能多送几单,多跑跑也就回本了。”

某平台的外卖柜客服向记者介绍,外卖柜投放后平台方需要支付场地费、维修费、电费等多项费用,“外卖柜还没有大面积投放广告,很多都是跟第三方运营商合作推广的,不收费怎么维持下去?”

而对于这笔费用该由谁承担,顾客也有自己的看法。“我已经付了配送费,柜子的钱不该我交。”家住北京市昌平区的一位消费者表示,“小哥有时候不打招呼就把饭放在了柜子里,我还要花时间下楼取。”

“有很多顾客根本不知道柜子要收钱。”外卖骑手张师傅告诉记者,他常常会通过私信告知顾客外卖柜向骑手收费,“有的顾客会直接让我把餐放在旁边,也有的还让放柜子里。”

亟须分场景细化收费标准

“外卖柜应该向谁收费,需要从权利义务配置层面进行考量。”辽宁大学法学院教授王素芬告诉记者,目前,外卖柜的普遍收费逻辑为“谁使用谁付费”“谁获益谁付费”,但这种收费方式较为粗放,应区分具体场景,细化外卖柜的使用和收费标准。

王素芬认为,“智能外卖柜商业模式运营至少涉及四方利益主体——订餐顾客、外卖员、用工主体(外卖平台或第三方合作企业)与外卖柜运营商。”其中,外卖员与用工主体的关系认定,对配置各方权利义务起到关键作用。

“在劳动关系成立的前提下,对于专送骑手,因工作原因所产生的必要支出费用,如顾客主动指定外卖柜作为收餐点所产生的服务费用,应由用工主体承担。”王素芬建议,在尊重消费者知情权与选择权的基础上,主动选择使用外卖柜的专送骑手和众包骑手,可以通过让渡经济收益,承担部分相关费用,以获取使用外卖柜带来的时间和体力上的便利。

此外,“平台因为外卖员的配送服务行为而获益是不能否认的,应在整体上基于其获益比例,承担一部分外卖柜使用费用。”王素芬说。

对于部分骑手提到的“外卖柜由平台承担全部费用”的措施,有受访专家指出,取消费用短期内可能缓解骑手的抵触情绪,但从长远来看则无法保障其服务的可持续供给。“最终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外卖不再入户配送,造成外卖行业顾客认同度的降低,这样必然影响到整体平台业务的发展,导致骑手整体就业机会的减少。”王素芬说。

“如果骑手都用外卖柜存餐,每一单的送餐时间减少,平台算法会不会因此缩短平均派送时间?”面对记者的提问,张某斌说,自己和其他骑手大多“不太清楚什么是算法,但需要靠跑单赚钱”。(记者 陈丹丹)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责任编辑:李明明

国礼艺术家查询

姓名

证件编号

国礼产品查询

产品名称

证件编号

工作人员查询

人员姓名

证件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