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专区
您当前位置: 主页 > 艺术专区 > 文艺 >
文艺

聂危谷对话何家英(上)

时间:2018-04-27 编辑:李晓华 王璐 信息来源:艺术频道 点击: 【字体:

聂危谷,1957年生,扬州人,博士学位。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南京大学美术研究院教授,副院长,中国画与中国美术史方向硕士生导师;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研究员;南京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中国画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画展并获奖,广为海内外收藏;并于2008、2012年两次入选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

何家英,1957年出生于天津;1977年考入天津美术学院绘画系学习中国画,1980年毕业后留校任教。曾任第九、第十、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任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当代工笔画协会副会长、天津美术学院何家英工笔画研究所所长、天津画院名誉院长、天津美术馆名誉馆长。

聂危谷对话何家英(上)

聂危谷(左)、何家英(右)

【文字实录】

主持人:画家聂危谷的名字近年来在中国艺术界越来越响亮,影响力也越来越大,他别具一格的作品引起了艺术界和社会的广泛关注,你早年是如何踏上艺术道路的。

聂危谷:我们那个年代很有意思,其实很多和我相仿年龄的人都是从小喜欢画画的,我从小也是在幼儿园就喜欢,被老师叫到办公室里面专门给我批一个空间让我专门画,还说以后要送我到北京来,我当时就很害怕,说我不去,很有意思,想不到后来我在北京读了研究生,有一件事情印象比较深刻,我爷爷小时候教我剪纸,本来我是想剪一个人,因为我爷爷剪的是一个人,结果人剪不成了,就剪成了一个青蛙,非常像,结果我妈妈根本不相信,认为是我爷爷剪的,也就是说对造型有这种敏感,可能这个就是成为画家的一个先天的条件吧,当然后期的养育也非常重要,文革期间,当时大字报、画漫画,我看到外面画漫画,我回来画,当时很多东西都破四旧破掉了,包括我父亲买的一些绘画的书籍,那怎么办呢,我就看到有毛泽东的东西,所以毛泽东的这个诗词书法,尤其是他的行草书,我小时候是临了不少,其实是不对的,因为这个书法的学习不能从行草书开始,但是当时没有条件,只好这样,这就是确实对艺术有一种执着的爱,后来也就是在十六、七岁的时候,就正式拜师学艺,从画速写开始,我只是在家里临摹了一些连环画,大概一个星期就到码头上去画速写了

何家英:咱们这一代人都有着差不多的共同经历,小时候有很多美好的记忆,虽然很艰苦,但是呢,都有一些个家传渊源才使我们对画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点非常重要,那时候就是把画画可能当做我们未来人生啊、一辈子的一个追求,似乎是只要能让我画画,可能就满足了。

聂危谷:我和何老师不认识,何老师大名鼎鼎,其实他到南京有过活动,因为没有正面的交流,但是何老师有一次是在江苏省国画院的展览中看到过我的作品,非常喜欢,想找我交流交流,结果我也不在,错失了一次机会,后来正好我要做一个展览,我就想到了何老师,我就想能不能请何老师帮我写一篇评论,这样,因为何老师的影响力,他可能对我的推动比较大,当时我也在想,行不行,但是何老师很快就回复我了,所以这篇文章写成了,第一次见到何老师的时候,何老师第一句话就是“咱们俩是神交”,我永远记住这句话,我们俩是同龄人,真的非常感谢何老师。

何家英:其实这个南京啊,我跟南京的渊源最少,如果说我去过的中国城市,最多的就是南京,在南京搞的活动也最多,差不多我所有的主要作品,都在南京展出过特别是南京的这些画家,给我深刻印象的是什么呢,南京的画家们特别有素质,特别文雅,文静,然后特别有教养,讲话特别有分寸,而且他们后头的文化积淀都是我们特别值得学习的,所以跟南京的画家们都结下了不解之缘,那么聂危谷呢,我以前也不认识,是由于在南京的一次活动,到画院参观,正好展出聂危谷的作品,看完之后,让我大为震惊!感觉到这样的一位画家在中国还不是很著名,但是其作品却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当时我还特别想能不能找到这位画家,问他的画卖不卖?如果卖的话,买两幅画自己收藏,为什么会这样,虽然我是画一个非常传统的手法的一个画,我是属于那种非常本分、按照规矩走的,一种走正途的方式、思维方法,我的内心里头思想上,其实又是一个很包容开放的,我并不是一个狭隘的人只喜欢某一方面。因为在艺术上我们明白,艺术是有各种各样形态组成的, 你看西方的艺术,谁会把油画这种艺术局限在古典油画上呢?是吧,所以这个东西啊,艺术始终是在发展的,所以,我们也不能说中国话的概念就局限在那样一种特定的笔墨形式上,聂危谷的画,看起来和中国画的出入非常大,几乎我们谈到的中国画的很多的笔墨规律呀,那些个道理啊,好像都不达及。

文章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