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主页 > 艺术展厅 > 古玩 >
天津“瓷房子”22份借贷合同风波 2018-02-13
点击数:次 编辑:李晓华 王璐

天津“瓷房子”22份借贷合同风波-中国网地产

法制日报·法人网讯:围绕天津“瓷房子”的借贷纠纷,暴露出小额贷款市场在借贷合同的签订、管理以及纠纷解决机制上的薄弱环节,也为更多涉足小额贷款的人敲响了警钟。

元旦刚过不久,央视的一篇新闻在微信中热传,标题是《借5万“滚”成572万 千万别被这种贷款“套路”了》。新闻中说,上海的一个年轻人落入了“套路贷”的陷阱,他从小额贷款公司借了5万块,两年时间利滚利变成了572万元,还赔上了自己和父母的住房。

天津“瓷房子”22份借贷合同风波-中国网地产

这样的案例近年来经常见诸媒体,例如《两万元的贷款,要用上海的房产去还》、《上海首例以犯罪集团定性提起公诉的“套路贷”案件获判》等等。

“瓷房子”深陷“小贷”旋涡

被媒体曝光的“套路贷”手法都差不多:先花言巧语“忽悠”个人或者企业来借钱,然后利用客户急于用钱的心理,与其签订借款合同。合同里面暗藏两个“坑”:一是利率畸高,二是客户实际借到手的钱低于合同中标明的数额(也有先足额贷款给客户,马上又以各种名目扣回一部分的)。等合同到期时如果客户未按照借款合同纸面数目还款,即被指控“违约”。值得一提的是,非法“小贷”通常与本地某些人物关系不错,一场官司打下来,因为借款合同上面白纸黑字写着借款数额,再加上非法“小贷”早就做足了“功课”,客户几无胜算,轻则折损钱财,重则财产被洗劫一空。

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奥妙不同。跟古玩瓷器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天津名人张连志,遭遇的却是另外一种套路。

不是古玩圈儿的人,知道张连志大名的不多,但是参观或者听说过天津“瓷房子”的可不少。张连志是天津粤唯鲜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粤唯鲜”)的法定代表人,“瓷房子”的产权就在“粤唯鲜”名下。

已有上百年历史的“瓷房子”原为近代外交家黄荣良的故居,紧邻张学良在天津的故居。该房被天津古玩收藏家张连志于2002年斥巨资购得。当年,看着这座风雨飘摇、年久失修的法式建筑,酷爱瓷文化的张连志突发奇想:能否用自己毕生钻研和收集的古瓷片为材料修缮装饰楼内外,让饱含中华文化元素的古瓷同这座身世不凡的建筑物紧密结合,长留史册?于是,他苦心孤诣、倾其所有,用一年时间打造出一座惊世骇俗的“瓷房子”。

“7亿多枚古瓷片,13000多只古瓷瓶和古瓷碗,500多个瓷猫枕,300多尊石狮子,1尊清代琉璃狮子,300多尊佛造像,12尊小瓷人,1尊石象,几百件明清时期家具……”不少有关“瓷房子”的新闻报道里都列举出这些数据,以表达它文物艺术价值的珍贵和装修工程的浩大。

如今,这件别具一格的建筑艺术品已经成为当地著名景点,旅游旺季,会有成千上万的游客慕名前来观光游览。彼时,天津市和平区赤峰道64号门前人头攒动,蔚为大观。

津门古玩收藏家用古瓷装修出一栋古意盎然的“瓷房子”,本是古玩界的一桩美谈。孰料,人心不古,张连志遨游“瓷海”如鱼得水,却在“商海”遭受灭顶之灾。由于资金压力,他一步走错,贸然向小贷公司借款,又因缺乏法律知识和风险防范意识,导致“粤唯鲜”陷入法律纷争,他自己也遭受了四十余天的囹圄之灾,被张连志视为至宝的“瓷房子”更可能易手他人。

天津“瓷房子”22份借贷合同风波-中国网地产

呼来唤去的24份合同

装修“瓷房子”是个既费力又花钱的工程,问世后供游人参观,需要加强安全防护和文物保养,用到钱的地方也 很多,所以到了2012年7月,张连志和“粤唯鲜”的流动资金紧张起来。那时小微企业很难从银行贷到款,张连志只好转而求其次——向小额贷款公司借。

那时张连志还不知道此举的凶险。

2013年8月8日,天津市东丽区人民法院受理了天津鑫泽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泽公司”)起诉“粤唯鲜”、张连志系列借款合同纠纷案,一共20起。东丽区法院立案后查明,“鑫泽公司”与“粤唯鲜”、张连志本人共签订20份借款合同,每份合同的借款数额为500万元,共计借款1亿元。合同签订后,“鑫泽公司”依据“粤唯鲜”的确认函,将借款1亿元分别汇入“粤唯鲜”指定账户,后因“粤唯鲜”未按时还款,故成讼。

古玩
备案标识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515号